玉兰新颜,传承之美

发布日期:2015-12-17 00:00

牛尔亲研 NARUKO 白玉兰系列新装

辛夷辛夷何离奇,照水偏宜姑射姿。萧晨东海霞光烂,玄夜西园露气滋。

檀心倒卷情无限,玉面低回力不支。见说东都便露坐,惟应御史沄风吹。

——朱曰藩《感辛夷花曲》

祝大年白玉兰

朱曰藩《感辛夷花曲》中拥有高洁美姿的“辛夷”,便是我们熟悉的“玉兰花”。玉兰隽秀素雅,其香清新,自古以来便是中国文人雅士所倾慕的花品。明代文征明称其为“影落空阶初月冷,香生别院晚风微”,屈原在《离骚》中也提到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菊之落英”,元代词人刘敏中亦写过“萱草堂前锦棣花,灵椿树下玉兰芽”的句子。而在祝大年先生的画笔下,玉兰焕发了新姿,成就了中国绘画艺术中的深情一隅。

祝大年先生是中国现代工笔重彩绘画、壁画和现代陶艺的开拓者,人生 79 载创作了无数影响后世的杰作。他主持设计的“建国瓷”是中国陶瓷艺术史上的一座时代丰碑,他为首都机场创作的壁画《森林之歌》载入中国壁画艺术史,他的重彩画《向日葵》风格独特色彩绚丽,他的钢笔画堪称美术教科书般的经典。而他笔下的《玉兰》,更是他诸多创作中,最具有生命力和人文精神的代表。

吴冠中先生这么说道,“他的玉兰花开繁花竞放,如满天星斗,笼罩大千世界,几只黄莺隐于花丛,生命卫护了生命。”这玉兰有别于其他花卉,它不娇不媚,不莽不燥,始终将生机蕴于枝叶中,以不争宠亦不倨傲的姿态,在世间美好地存在着。祝大年先生的《玉兰》以艳花高树来象征苦难的辉煌,这是中国人特有的美,亦是如今这个时代所应当传承的美。

为了传承玉兰所代表的这份中国之美,NARUKO 怀着诚挚的敬意,取得了祝大年先生《玉兰》绘画的使用权,将其使用于 NARUKO 白玉兰系列的包装上,让中国绘画艺术与赤忱感恩心意得以结合,并能让美不仅驻留于万千中国女性的娇颜,亦可融合于艺术外貌在新时代绵延传承。

牛尔致力于将西方最先进的科技运用于东方保养成分的研发,从而开创出独树一帜的东方护肤艺术。祝大年先生亦同样采用融中西双方之长的绘画技艺,创作出举世皆惊的玉兰画作。在各自领域里兼容并包,将追求“美”作为人生最高志向,这种“西学东用”的手法和不遗余力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,颇有异曲同工之妙。玉兰新装,将中国之美由内而外地凝聚在一起,让不同领域里的东方风情以艺术的方式融合呈现——美,从未因岁月而凋零。

“新诗已旧不堪闻,江南荒馆隔秋云。多情不改年年色,千古芳心持赠君。”

这是朱曰藩《感辛夷花曲》的最后四句。年复一年不改容姿的,不仅有内外兼华的玉兰,亦有历久弥新的中国传统之美。

NARUKO白玉兰系列

牛尔亲研 NARUKO 超级明星“白玉兰”系列,蕴含了美容教主牛尔对于大自然的所感、所悟、所思与所爱。自2002年起,与台湾首屈一指的弘光科技大学化妆品应用管理学系合作,进行多项效果测试以及研究,2012年针对白玉兰在护肤方面的效果提出学术研究论文,被发表收录于英国著名科学期刊。

2014年,牛尔更获得“玉兰花瓣萃取液作为美白组合物之用途”专利权。由此牛尔成为华人中深入研究白玉兰并被国际权威机构认可、同时将白玉兰这一东方成分推向国际舞台,令白玉兰正式走入了全球护肤视野,让白玉兰这一扎根中国文化土壤的美好植物,可以通过强大的护肤功效,而被全球爱美人士所认可并青睐

每一瓶白玉兰系列产品中所含的精华成分,都提取自无农药、无除草剂、无人工生长激素、以保护土壤与环境的方式栽植的白玉兰。运用多重精密分馏技术PFA,1600 朵新鲜白玉兰,才能萃取出 1 公斤的白玉兰纯露,这滴滴珍贵的纯露里,也正凝聚着牛尔所感悟到的,来自大自然的蓬勃生命力。“生命卫护了生命”,吴冠中先生的评价在这里亦获得了印证。

NARUKO 白玉兰系列使用的白玉兰花纯露,透过国际绿色道德活动-社区公平交易计划所购得。以合理价格直接采购当地原住民所制造的白玉兰纯露原物料,以保障当地居民的工作机会,提供其重要的经济来源;同时节能减碳,以免过度生产导致生态平衡遭受破坏,长期计划保育栽种白玉兰,用实际行动感恩种植白玉兰的土地。